媱姬

光阴

ooc预警   私设巨多  时间线成迷   抢婚梗  开脑洞

          

    诺诺和恺撒下个月要在意大利举行婚礼的消息通过混血种们暗地里的八卦情报网迅速传开,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为某路姓人士哀默了一下。当年小魔女和他的绯闻通过狗仔之王芬格尔的大力宣传,简直已是人尽皆知了好吗?!

       而我们可怜的路主席还没消化完这个巨大而且对他来说十分悲伤的消息时,又收到了一个惊喜--刚刚千里迢迢从任务地南极赶来的楚子航--他亲爱的师兄。

        时隔许久,早已打下屠龙威名的路明非还是在楚子航的注视下变成了小怂包。

      “你也知道了吧,诺诺和恺撒要结婚了。”楚子航言简意赅的开口。路明非愣了一下,不明白这是什么鬼发展,师兄弟久违的见面不应该相互拥抱互诉苦处吗!为什么我家师兄一开口就戳我痛处啊!!!“那我就问了,”楚子航淡定的无视了路明非控诉的目光“你还喜欢诺诺吗?”

       路明非心说当然了,我一直超喜欢小魔女的好吗,她那么好……她可是诺诺啊。可他一开口就全变成了“她……要和老大结婚了吧。”

     纵使路明非用着这几年来好不容易学会的控制表情的本事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可楚子航依旧从他那比蚊子还小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东西。“你还喜欢她。”

      路明非想师兄你也太了解我了吧,这样你还能猜出来,干脆咱俩凑合凑合得了?!可他抬起头来看到楚子航的目光时就猛然的想起一件旧事‘我会帮你打断婚车的车轴的’多年前楚子航较为年轻的声音仿佛跨越了时空般响在了路明非耳旁。

       路明非瞬间弹起,脑补出了那画面:结婚当天,伴郎带着伴娘伏击在婚车的必经之路上,一枪打断婚车的车轴,然后伴郎拿出刀具和新郎开始厮杀?!而伴娘趁机带新娘跑路,不不,说不定最后会变成诺诺带我跑路吧!等等,我为毛是伴娘啊!还有这种事如果真的发生的话,绝对会是芬格尔那家伙的明日头条的吧!话说老大真的不会在事后崩了我吗?

       路明非面无表情,心说,师兄我真是太爱你了,没想到你这么为我着想,然后试图开口妄图挽回一下师兄的三观,教唆师弟抢婚是什么鬼啊!“师兄,你这样是不道德的,我们要牢记社会核心价值观,争做祖国的花……”

       可他还没说完,就被楚子航拿着面对着他的手机屏幕吸引住了神智:

诺诺:我要和路明非那家伙私奔逃婚。

        不愧是小魔女,敢说敢做!“不过,”路明非声音颤抖“和我一起为什么要给师兄你发消息啊!”

         脑中先是一片空白,随后耳边响起熟悉的小魔鬼的声音“哥哥,要抓住机会啊,我……”。看他还要再说下去的样子,路明非赶紧塞把塞把,把时不时还会出现在他脑海里捣乱的路明泽塞回了思维深处。

       “师兄,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是爱我的,对不对!”,路明非正对着楚子航,心想:头条就头条吧!便宜芬格尔那家伙了!

         这边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感激的表情,想了想还是把那句‘你抢新娘,我抢新郎’咽了回去。


         最后,虽然师兄戏份在本篇里戏份叫较少,但我本命绝对师兄!

      

     

  


夜暮下的火车(^_^)

狼藉

第一次写文~             标题废  取名废→没错是我
私设注意
小心ooc  (ง •̀_•́)ง   

   这是莫琳卡第一次在这个里世界有名的酒吧看见那样的人,他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一头棕发显得温柔。……真奇怪,她对自己说,这样的人怎么会存在在里世界里呢?他应该一辈子在阳光下活的无忧无虑才对啊。
     莫琳卡是‘暗’的服务员,这间名叫‘暗’的酒吧则是里世界里有名的一处交易地,表面上光鲜亮丽,暗地里鲜血淋漓,不知有多少人被葬送在此。
     这不是和他一样吗,棕发少年一边漫不经心的喝着杯中漂亮的鸡尾酒,一边思索着自己与这间酒吧的相似之处。突然门口传来宾客们的惊呼声,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收起手中的枪支向里走来,全然不顾身后的尸体。
     少年突兀的笑了一下,他说“真是的,不要那么暴力啊,杰夫,会吓到别人的。”少年的笑容非常好看,很温柔又有几分无奈与苦涩,还带着一些追忆的神色,显然男子的举动让他想起了一些事一些他不愿再回想的事。
     杰夫最终坐在了少年旁边。莫林卡替少年小小的担忧了一下,高大的男子坐在他的身旁,桌上还放着手枪,反射着冰冷的光,显得少年愈发无辜,像只可爱的兔子。杰夫却不这么认为,“泽田大人,我……”,可惜他还未说完话便被打断了“叫我纲吉就行了。”他说完又笑了一下,杰夫不免愣了一下,对面的人因一次意外的‘世界祝贺’而会一直保持着19岁的模样直至他的死亡,笑起来温柔的简直令人移不开眼。
    杰夫定了定神,“这次活动我们真挚的邀请彭格列一起参与。”“彭格列会为此感到由衷的光荣。”纲吉说着,他的超直感再向他发出警告,他预料到接下来杰夫会向他说一些他不喜的事。
     “您的守护者……”纲吉往后退了退,缩进黑暗里去,他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神色“我早就没有守护者了……已经不是我的了!”他突然大声咳嗽起来,喘的像破旧的风箱一样。杰夫有些惊慌无措。纲吉用颤抖的手拿出药,吞了下去。“让你见笑了。”过了一会他如事说着。纲吉轻轻的开口,“守护者吗?……”杰夫正对上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浑浊疯狂的眼睛,下一秒杰夫就像被灼烧了一样快速收回了目光,没有谁会想和疯子对视,特别这个疯子仿佛会像一只狮子一样随时暴起咬向你的咽喉。杰夫突然有些后悔接下这个任务。
    纲吉的嘴角缓缓向上,最后勾勒出一个带有血腥味的微笑,他用一种愉快的语调说:“我会去问问的。”